首页资讯 • 正文

南唐后主李煜的《子夜歌》如何赏析?

发布时间:

李煜,南唐后主,不论他在政治上如何作为,他的词的发展过程之中起到了相当大的作用。

李煜前期的作品还都是描写男女之情或者离别相思,等到后期因为国破的原因,在词的创造上突破了以往的窠臼,达到了前所未来有的境界。

这首子夜歌也是李煜后期的作品,我们能够从作品之中感受到作者对于故国的哀思。

且看全词:
人生愁恨何能免,销魂独我情何限!故国梦重归,觉来双泪垂。

高楼谁与上?长记秋晴望。往事已成空,还如一梦中。

词很短,但是蕴含着无限的悲凉。

人生愁恨何能免,销魂独我情何限!人生的愁恨怎能免得了?只有我伤心不已悲情无限!

故国梦重归,觉来双泪垂。我梦见自己重回故国,一觉醒来双泪垂落。

高楼谁与上?长记秋晴望。有谁与我同登高楼?我永远记得一个晴朗的秋天,在高楼眺望。

往事已成空,还如一梦中。往事已经成空,就仿佛在梦中一般。

上片从一般人的情感开始写起:人生在世,谁都不免会有些愁狠,但是我的愁恨更加难堪。接着就写到自己的情况:梦回故国,一觉醒来就流泪,这种痛苦是旁人没有办法体会到的。

上片所表达的意思在李煜的其他词作之中也有展现:小楼昨夜又东风,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。

下片将自己的境遇进一步推进:故国已经不堪回首,可是总也忘不掉曾经与他人一起登楼,但是现在谁能和我一起呢?看来旧事一切都已经成为泡影,都是虚幻,和一场大梦没有什么区别。

整首词从悲痛到回忆,从无可奈何到感慨人生如梦,真挚动人。

李煜不愧为千古词帝。

先展示一下《子夜歌》

《子夜歌》

人生愁恨何能免,销魂独我情何限!故国梦重归,觉来双泪垂。

高楼谁与上?长记秋晴望。往事已成空,还如一梦中。

南唐后主李煜不是一位合格的皇帝,但是,是一名出色的词人,国亡之前,不过是写点宫廷艳词,不足道也;被俘之后,万般悲凉,齐上心头,正所谓,“问君能有几多愁?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?”应了赵翼的那句“国家不幸诗家幸,赋到沧桑句便工”。《子夜歌》就是沧桑之句,我们来赏析一下他的词句。

俞陛云《南唐二主词集述评》中评论此诗,所云:“起句用翻笔,明知难免而自我销魂,愈觉埋愁之无地。”意思是说,头二句“人生愁恨何能免,销魂独我情何限!”用直抒胸臆的方式入手,明知人生的“愁恨”不可避免,但也不能减轻心中的愁怨,似乎在自慰,但是忧愁却更深重了。描写的意境似乎是词人孑然而立,喃喃自语,冷霜敷面,忧愁自现。“故国梦重归,觉来双泪垂。”是对上句“人生愁恨”的个性化解释,即我的愁就是对故国的思念,梦里归国,醒来失落。我们知道,李煜自从俘虏以后,生不如死,由以前的皇帝变为阶下囚,那种失落,那种凄凉,非一般人所能想象,作为一个词人,内心又那么细腻,他总是用梦来写心中失落。“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。雕栏玉砌应犹在,只是朱颜改。问君能有几多愁?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。”“别时容易见时难,流水落花春去也,天上人间。”都是他写的类似诗句。

下片头两句“高楼谁与上?长记秋晴望”,我想这句话可以有两种理解,一种是,在这个晴朗、秋高气爽的日子里,有谁和我一起登上高楼,遥望远在千里之外的故国,这写出了词人的孤单寂寞。一种是,我一个人凄苦地登上高楼,什么也看不见,只记得那天天气晴朗、秋高气爽,写出了词人的无奈和内心失落。后两句“往事已成空,还如一梦中”,是说往事如烟,一片空幻,我多么希望这不是真的,要是一场梦多好啊;也可理解成由于内心失落和悲苦,心里空落落的,我多么渴望永远沉醉在在梦里,在梦里就没有这种其苦和失落了。这最后一句的意思,与“梦里不知身是客,一晌贪欢”差不多,写尽了内心的悲凉。

全诗明写“梦”,实写“空”,直抒胸臆,情感真挚,如怨如诉,凄凄切切,有感慨,有追忆,有无奈,更有悲苦。今天读来,让人酸楚。

以上就是我对这首诗的赏析,希望能给你一些启发。谢谢你的欣赏,渴望得到你的关注、点赞、转发与留言,共同进步。

相关文章Related

相关文章Related

返回栏目>>

首页   |   网站地图

Copyright © 2002-2019 故宫网,二战,英雄,工程机械,宾利 版权所有